年轻人免费年轻人免费

舊版入口返回頂部

  “早些吃了饭,烧些热水洗个澡,好好歇歇,你今日四更天就起来做点心了,做好了点心就赶着进城,也累了一天。”薛平贵盯着灶膛中跳动的火苗,慢腾腾地开口,说着再寻常不过的家常话:“明日该挑水了,只剩半缸水,洗过澡,等晚间洗过澡,差不多就用尽了。”

  “那不就结了。”7788往地上一躺,一副万事不操心的模样:“你就操心好你自己老公就行,他才是咱们的客户。剧情节点到了别忘了让他揭榜,他得去边关打仗,不能总像现在一样在神武军干编外,有一天没一天的瞎混。”

  钱浅不想看王宝钏和王银钏姐妹俩相对而泣,转身离开女牢。她直接去了关押男犯的天牢,去见已经魏太尉和他的儿子魏虎。

  急于给自家相公“讨公道”的村长大儿媳首先赶到,跟在她后头的,就是被村长小儿媳催促着出门“主持大局”的村长。赵家族长也到了,另外几位村里上了辈分的村民也陆续过来,一大群人就这样将钱浅的牛车围在了村中间,颇有几分三堂会审的架势。

  诶?这位老爹,你这样当着孩子们的面搞偏心真的好吗?钱浅一脸黑线的看了柯骥恒一眼,语气斩钉截铁地宣布:“不!我不要在家里当小公主!我要当霸道总裁!就是电视剧里那种,不开心可以往人脸上甩文件夹的霸道总裁!”

  “对啊!小妹这样会不会太累。”当姐姐的柯之瑶也提出质疑:“爸爸该不会为了让小妹早点毕业,催着她使劲学习吧?才九岁就上中学,小孩子哪里受得了。”

  “你这老公也省心过头了吧?”7788也有些瞠目结舌的样子:“我们还没干嘛呢,他自己跑去把榜揭了。”

  “就是!”王氏倚着门框朝自己公婆的房门瞥了一眼:“也不知谁是丧门星,方死了我儿子,还挑唆的咱爹硬要把水根媳妇赶出门。眼下后悔了有什么用,马后炮!家里有那么个丧门星守着,我瞧着财神也落不进来。要不怎地水根媳妇在家里时候虽然也能干,但看着也没这样出息,这一出赵家门,就一下子发达了。”

第1376章:将军,我帮您养家糊口(72)

  没错!他薛平贵的媳妇,就是要这样才好!就是要这样巾帼不让须眉,谁都不能小瞧了她!还要再泼辣厉害些才更好,就是要这样他才能放心,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她也能靠自己一直好好的,谁都不能欺到她头上去!

  钱浅打猎的成功率,还需要问吗?监控范围内所有活动的能量体都逃不过7788的监控,她需要追兔子吗?她直接堵了兔子洞!

  “呵……”仇少春乐了:“你说了我就该信?我兄弟和弟媳在武家坡安家,有你这样的一村之长,我怎能放心。”

  包括钱浅在内的许多人,在城门口这场依依惜别里看到的,除了魏虎小两口感情有多好以外,还有魏虎今后的锦绣前程。大家都清楚,宰相王允没有儿子,今后的政治资源,大约都是要倾向这位青年才俊的武将女婿。

  “家住河边管得倒宽。”王氏不甘示弱地瞪了村长大儿媳一眼:“我们一家人说话干你什么事?瞎搭什么茬!打量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打算呢?不就是想着把我们水根媳妇骗去给你那好大年纪娶不上媳妇的堂兄弟吗?做梦!我们水根没了还没半年,这丧期还没过,你就跑过来给服丧的寡妇说媒,你安的什么心!”

  一开始的几天,虽然没人敢惹钱浅,却也没什么人敢搭理她。钱浅若是到村里洗衣,河边女人瞧见她就像瞧见瘟神,一个个忙不迭的躲着,闲言碎语并不敢说,一个个离钱浅远远的,有些人偷眼打量她,带着些好奇和畏惧,还有一些梁子结的大的,比如林家和赵家的女人,则一直用一种憋屈又愤恨的目光偷偷瞪着钱浅。但这些人也是怂,钱浅一抬眼皮,她们就慌慌张张的收回目光,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夫人,”小兵恭恭敬敬的冲钱浅行礼:“薛将军有紧急军务,怕是这几日不能回来了,打发我过来跟您说一声,让您别等了。”

  要说这事儿也还是要怪薛平贵。钱浅回了东都城,薛平贵每日在后军督府衙门就算再忙,到了晚间也是不肯住在衙门,而是去客栈跟钱浅住在一起。

  所以,要是丞相家的小姐看不上游客大人可怎么办啊?!钱浅有些发愁地想,那可是丞相家的小姐啊,她要帮助游客追妻,难度可能很高。

  陈氏身材虽然不算高大,但比发育不良的钱浅还是要高上一些,略微发胖看起来颇为敦实,冲上去的时候气势足得很,赵全福原本对于自己老婆很有信心,但他奇怪啊,之前怎么没发现过,那个瘦小的唯唯诺诺的孙媳,居然那么灵活,打起架来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他那个老婆,连这个贼婆娘的衣角都摸不到。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钱浅还想要保持清高不知借势莫不是傻了?武家坡的这些村民虽然算不上大奸大恶,但欺负一个独身的女人他们可绝不会客气,若是能靠着吹牛给自己创造相对清净的生活环境,钱浅乐得省心。

年轻人免费